第一集:
(1)孟麗君的格言:船到橋頭自然直。(幾乎每集都會出現孟麗君講這句台詞)
(2)總之,我要所有人都知道,論才學,我孟麗君絕對不會輸給男人。
(3)《三字經》這本書小姐我三歲就能倒背如流啦,你問點有深度的問題行不行?
(4)(百步穿牆)
榮蘭:哇,小姐你好棒啊,真是百步穿牆!
麗君:百步穿楊啊,映雪,你有空……喂……映雪,不要繡……
映雪:怎麼啦?
麗君:映雪啊,你在繡什麼啊?
映雪:鴛鴦!
麗君:錯,是一對很漂亮的鴛鴦!
榮蘭:小姐,映雪繡一對很漂亮的鴛鴦有什麼錯?
麗君:如果是映雪自己親手繡的當然沒問題啦,但問題是這幅鴛鴦戲水圖是我孟麗君繡的,請問本小姐繡的鴛鴦哪有這麼漂亮?
榮蘭:是呀是呀,我記得上次小姐繡的那朵牡丹,怎麼看都像一顆酸菜!
麗君:可不是,映雪啊,你這個人真的沒什麼不好,就是凡事都做得這麼完美不太好。
榮蘭(附和):太完美不好。
映雪:那這幅鴛鴦圖應該怎麼繡才好?
麗君:你就把它的頭繡得大一點,眼睛小一點,腿短一點,身肥一點,(指著榮蘭)照她的樣子繡就行了!
映雪:榮蘭?這麼醜,很難繡的。
麗君:不難繡也不用映雪你繡啦。
(5)(麗君凸顯其獨立自主,不輸男人的個性。)【孟府內】
孟母:麗君啊,你也是的。怎麼能把你的爹扔在山上呢?你不怕會發生意外嗎?
孟父:也不知道跟她說過多少次了。(懊惱地看著麗君)讓你不要女扮男裝在外面招搖惹事,你就是不聽!
麗君:女兒哪有招搖惹事啊?我只不過跟大哥去書院念書而已。
子孺忙幫腔,說道:是啊!妹妹今天不知道多威風啊,爹你是沒看見。
(不說還好,越說越氣。孟父生氣地拍打桌子)
孟父:混帳!你身為長兄,你不好好教導你妹妹,反而跟她同流合污。你像什麼樣子啊?
麗君:女兒不明白,為什麼大哥可以去書院念書,女兒就偏偏要在家裏繡花寫字啊?
孟父:哎!這就叫做男女有別,你明不明白?
麗君:女兒不服!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為什麼這麼多事男人能做,女人就偏偏不能做?!
孟父:這……快把我氣死了!少說廢話!總而言之,我要罰你閉門思過,一個月不許離開房間。
麗君:那怎麼成啊?一個月從早到晚困在房裏啊,女兒會悶得發瘋的!
孟父:怕悶是嗎?好!爹讓你在一個月內,每天抄一次老子的《道德經》,而且還要繡一幅刺繡。這就不怕悶了。
榮蘭(臉色突變)別過頭跟映雪低聲說道:這下慘了!
麗君(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繡就繡,抄就抄。可是爹,你別忘了上次下棋輸給女兒,答應過幾天讓女兒去廟會的。
孟父:!!

第五集
(6)(饞嘴的麗君)【尼姑庵】
孟麗君悶得發慌,雙手捧著臉呆坐在房間裏。這時,榮蘭捧著食物走進屋。
榮蘭:小姐,吃飯了。
麗君:不用問了。這頓又是玉米粥、羅漢齋和豆腐乾吧。
榮蘭:哈,小姐,你真是料事如神啊。全都讓你猜中了。
麗君:每一頓都是吃這些東西啊。白癡也猜到。
榮蘭:呵,不過你今天走運呢。師太呢……(麗君帶點希望地望過去)
榮蘭:多獎你一個饅頭。嘿嘿。
麗君(失望又懊惱):哎呀,不行了!再這麼熬下去我忍受不了了。
(麗君站起來給榮蘭看她被“折磨”成瘦巴巴的樣子。)
麗君:你看我才吃兩天啊,就瘦成這樣了。哎呀!怎麼辦啊?天天吃這些素菜,敲這些木魚。我就算不餓死,也悶死了。
榮蘭:可是小姐,你自己說的啊,說這裏夠安全,老爺找不到嘛。
麗君(開始向榮蘭撒嬌):不行啦,我很久沒有吃過好吃的,榮蘭。
麗君拉著榮蘭的手,越看越入神:我很想吃雞腿啊。
榮蘭吃驚地把手撇開:你瘋啦!這是我的手啊,不是雞腿啊!
(這時,麗君靠向榮蘭,一股香味突然撲鼻而來。)
麗君:榮蘭啊,夜有所思,日有所聞?(麗君拼命地往榮蘭身體聞)我真的聞到有雞腿味啊!好香哦!
榮蘭(從背後拿出一個大雞腿):不只聞到哦,還可以吃到呢。
麗君(欣喜若狂地拿著雞腿)尖叫道:你怎麼會有這麼大的雞腿?
榮蘭:噓!別這麼大聲!不然你就沒的吃了。是我偷偷溜出去買的,報答我。
麗君(狼吞虎嚥)高興地答道:知道你辛苦了。要不這樣吧。我答應你,將來呢,就把你嫁給那個胖子皇甫少華。
榮蘭:噢!你說過要算話啊!不准食言啊!我盼了很久了!
麗君(吃得一嘴油脂,略有所思):不行!
榮蘭:呐,是不是?你剛說過就反悔,就知道你沒有這麼大方!不講信用!
麗君:說到哪去了。我說的不是這個。
榮蘭:你說的不是這個,說什麼?

第七集:(孟麗君=風流倜儻魏子尹)
(7)孟麗君:實不相瞞,靚女寨主你和在下青梅竹馬的一位紅顏知己很相象……真是像,簡直長得一模一樣,連氣質都這麼像,就好比寒風中的一朵紅梅,嬌豔欲滴,還帶著半點冷傲脫俗……可惜她幾年前已經過世了……我現在不傷心了,因為從今以後我可以每天都見到你,就像見到她一樣。
(8)榮蘭:他們會不會找我們報仇呢?萬一把我賣去青樓怎麼辦?
麗君:你放心,就算真的賣你去青樓也是那間青樓不知道怎麼辦。

第八集:(黃石剛=皇甫少華)
(9)少華:一時之間,我都不知從何說起。
麗君:這樣啊,不如就從你上次代二哥來見我之後講起咯。
少華:都好,自從上次見完你,被你掌摑一巴掌之後,我就帶著莫名其妙的心情,一路上……
麗君:等等先……等等先,你這麼樣講法,天亮都沒說到回家,精簡點。
少華:好啊。之後我就同那衰人比武了。
麗君:比武?無緣無故為何要比武?
少華:是四弟你要我說的精簡一點的。
麗君:算了算了……跟誰比武都不關我事了。後來呢?
少華:之後我比武贏了,就準備成親。
麗君:成親?你同人比武招親那?
少華:都可以這麼講。
榮蘭(耳語):你覺不覺得有點問題?
麗君(耳語):沒可能的,他分明叫黃石剛的嘛……
榮蘭:我們也叫你魏子尹了,還有,這幾天翠竹鎮還有其他人比武招親嗎?
麗君:我問你,同你比武個衰人究竟是什麼人?
少華:那個衰人四弟也認識。
麗君:他不是叫劉奎壁的吧?
少華:就是他。
麗君:沒可能的……事有湊巧……事有湊巧而已……
少華:四弟,什麼沒可能?
麗君:我問你,跟你成親的那家小姐是不是姓孟的?
少華:為什麼四弟會知道的?
麗君:不可能的……
榮蘭:你的真名根本不是叫黃石剛,而是皇甫少華,是不是呀?
少華:這位小兄弟為何會知道我的真名?四弟,我不是存心騙你的,我只不過一時之間……
麗君:你……你……我再問你一次,你是否真的名叫皇甫少華?
少華:是。
麗君(一巴掌):衰人!
(10)(山寨夜話)
麗君:我有一件事想不通。
少華:以四弟的聰明才智,竟然會有事難倒你?
麗君:我不明白,你明明是皇甫少華,為何要騙我們說你是黃石剛啊?
少華:對不起,我不是有心騙你們,只不過……
麗君:好,我當你有苦衷,但你跟孟家小姐有婚約的事,為什麼又不同我們講?
少華:其實我一早就同四弟講,但二哥說你已回鄉下,我一直沒機會。
麗君:好,我就當你講的通。那我問你,你之前同我門說了這麼多事,究竟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的?
少華:既然四弟不相信我,我現在對天發誓,我皇甫少華如還有任何事欺騙四弟,天打雷劈,不得好……
麗君:慢著,你這個人真奇怪,誓可以隨便發的嗎?你不怕真的被雷劈啊?
少華:四弟,我說的全是真心話,又怎麼會被雷劈呢?
麗君:當我怕了你了,那麼我問你,你跟孟家小姐究竟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一定要娶她?
少華:其實這門親事是我爹跟孟世伯早就說好的了。
麗君:你不是吧,你爹叫你娶你就娶,你多久沒見過孟家小姐了?你又知道人家一定喜歡你?
少華;講真啊,都有十多年沒見了……
麗君:啊?……十幾年沒見,你就說要和人家雙宿雙棲,白頭到老?你這人也真好笑,還有,人家不會嫌棄你不肯嫁你嗎?
少華:麗君姑娘心地這麼好,我想她不會嫌棄我。
(回憶小時候的情景……)
麗君:你不怕你的麗君姑娘現在變成一個母夜叉嗎?
少華:麗君姑娘小時候長的很可愛,我相信長大後一定是個美人。
麗君(自言自語):傻頭傻腦的,卻還有點眼光。
少華:四弟你說什麼?
麗君:不過這樣……女大十八變,你小時也像個小胖子,你……
少華:為何四弟知道我小時是個小胖子啊?還有,四弟為何如此關心我和麗君姑娘的親事?
麗君:我不怕跟你說清楚,其實我就是你口口聲聲提及的麗君姑娘……
少華:麗君姑娘的什麼?
麗君:的表哥!
少華:四弟是麗君姑娘的表哥?!
麗君:沒錯,孟士元是我舅父,孟麗君就是我的表妹。
少華:原來如此,那麼換言之,四弟豈不是我的未來表舅爺?
麗君:暫住,叫的這麼快做什麼?你知道我表妹肯嫁你麼?
少華:說的對,如今我還是帶罪之身,只會連累她。
麗君:那她又不是這樣的人……
少華:那麗君姑娘是怎樣的一個人呢?
麗君:你問來做什麼?總之她不會喜歡你這種人啦,你還是死了這條心罷了。
少華:為什麼?莫非她早已心有所屬?
麗君:沒錯,我表妹喜歡的人……就是我。
少華:怎麼會是四弟?
麗君:我不怕都告訴你了,我和我表妹青梅竹馬,情投意合,你呀,一定爭不過我。
少華:原來一直以來,都是我一廂情願……既然麗君姑娘鍾情於四弟,你放心吧,等我回到翠竹鎮,會向你舅父表明一切,讓你跟麗君姑娘可有情人終成眷屬。
麗君:你不是吧?!這麼容易就放棄?
少華:但四弟剛才不是說……
麗君:我說什麼是我的事,你當我跟你說笑也好,我特地試下你對我表妹的愛意有多深也好,總之你把她當貨物一樣讓來讓去就不對。
少華:四弟,這種事怎麼可以開玩笑的?
麗君:什麼啊,我就是這樣的了,你好自為之吧。
(11)“主僕情深”(欲劫法場主僕惜別)
榮蘭:小姐,你真的要我走?
麗君:沒錯,你的任務就是儘快回家,看下爹和娘有沒有事,同時幫我抱個平安。
榮蘭:那麼小姐你呢?
麗君:放心,我和黑炭頭劫完法場之後自然會同你聯絡。
榮蘭:但是……
麗君:總之你一定要記住,你回到家中,爹一定會問長問短,我不管你編故事也好,什麼都好,總之兩件事一定不能說。第一,切勿說我們要劫法場;第二,更加不能說我現在跟黑炭頭一起知道嗎?
榮蘭:榮蘭知道。
麗君:慢著,你為人這麼口疏,還是當著面發個毒誓先,如果你將我秘密講出去,就此生休想嫁出去。
榮蘭:要不要這麼毒啊?
麗君:那你發不發啊?
榮蘭:不發行不行?
麗君:你說呢?
榮蘭:皇天在上,如果榮蘭將小姐的秘密洩露出去,我就……這一生都嫁不出去,做老姑婆。
麗君:算你啦,時間不早了,快上路吧。等下路很難走了。
榮蘭:我真的要走了,你記住要小心。
麗君:行了,我會的了,走吧。
榮蘭(一回頭):你真的要小心!
麗君:知道了。
榮蘭(二回頭):有什麼你千萬別逞強,讓他們應付就行了。
麗君:知啦,你快走吧。
榮蘭(三回頭,奔回):小姐,我知道你怕我有危險所以才叫我回家報平安,但我真的不可以這樣扔下你!
麗君:做什麼?現在又不是生離死別,我們以後不見了嗎?……
(12)皇甫:還有一件事想麻煩四弟,……這次即使能救出我爹,相信我兩父子從此都要亡命天涯,所以希望四弟如果有機會,可以代我向麗君姑娘說句……
麗君:你想我同她講什麼?
皇甫:對她說辜負她一番情意,不可以一生一世照顧她,希望她能原諒。
(13)勇娥:這個平安符是我娘送給我爹的定情信物……現在我把它送給你。
麗君:這個符這麼重要,怎麼可以送給我?
勇娥:過了今晚都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總之這是勇娥的一番心意,魏公子,你就收下吧。
(14)麗君:你在這裏看住馬車,我先行一步。
魯智雙:你去哪里?
麗君:去做我應該做的事。
(15)皇甫:四弟,這次連累你了。
麗君:我不怕,大不了一起死。
皇甫:說的好,要死就一起死。

第十集:
(16)麗君:你個黑炭頭,死淫賊,你昨晚究竟做過什麼?……
皇甫:……之後好像喝醉了……
麗君:什麼好像喝醉了,簡直就是喝醉了。再之後做過點什麼?
皇甫:四弟,我多喝醉了,怎麼知道呢?
麗君:你這黑炭頭死淫賊,還裝瘋賣傻,我告訴你,你這人真是卑鄙無恥,下流下賤。我想不到你居然潛入我房間上我張床還要占我便宜。
皇甫:占你便宜?四弟,我怎麼占你便宜?……
麗君:你同我成晚睡在一張床都叫沒什麼大不了?
皇甫:我同你都是男人,無所謂。
麗君:無所謂?你這黑炭頭死淫賊,你現在占盡便宜當然無所謂啦。
(17)麗君:我做的出就不怕認,看不過眼那啊?向你師父報告呀。
皇甫:子儒兄,你放心,剛才的事我不會對人說。
子儒:我就說少華兄是好人,這件事要被你師父知道,他殺了我們倆都有可能。
皇甫:既然你知道這樣做不好,你還做?
子儒:我早就說不好了,但你知道四弟的為人,怎能勸服他?這也難怪他,我們倆人整天困在房裏,他怎麼忍得住。你記著千萬不要說……
麗君:說起來,那天我走後,你和那黑炭頭說過什麼?為何他這幾天看見我都繞路走?古古怪怪的?

第十四集:(戲船上)
(18)麗君:真不明白,我們明明是三個人,一定要我們擠在一個船艙裏面睡,如何睡法?
榮蘭:是啊,這房間真的太小,如何睡三個人呢?先聲明,我不睡中間的。
麗君:你不睡中間難道我睡中間?
榮蘭:(帶哭音了)不行呀,我……
少華:大不了我吃虧點,我睡中間
麗君和榮蘭一起說:哇……那你豈不是很佔便宜……

(19)皇甫:為什麼你們不吃啊?
榮蘭:這頓已經是第十三頓吃菜肉包了。
麗君(有氣無力):你看他的樣子都知拉,像個包似的。
皇甫:算了,好歹也是一頓而已。
榮蘭:我真的好掛住我們臨上船之前差點就吃到的那頓江南美食。
麗君(幻想中):東坡肉啊。
榮蘭(幻想中):醉雞,糖醋鰣魚。
麗君:不行,明天這船一到常州,我們就馬上上岸找一家地道的江南美食好好吃一頓。
榮蘭:真的!?
麗君:嗯!
榮蘭:那就不妨吃完這一頓吧!來……
麗君:好……。
皇甫(緊盯著麗君):難道我真的喜歡四弟?
麗君(疑惑的眼神):喂,你沒事吧?你脖子睡歪啦?
皇甫:啊……不是啊。
麗君:喂,想想還是不划算,留著肚子明天大吃一頓,不吃了……
麗君:(把手中的半個饅頭推給皇甫):喂,能吃別浪費,讓你受惠啦……(對榮蘭)別吃了……
榮蘭:不行,吃完這個再說。

(20)(少華的夢)
麗君:三哥。
少華:四弟,這麼晚?
麗君:我拿藥來給你喝,喝完藥很快就會康復的,來。。
少華:四弟對我真好!(麗君還是喂他藥)
麗君:怎麼樣,苦不苦?
少華:不苦。
麗君:雖然藥不苦但我知道你心裏苦
少華:我?
麗君:難道經過這件事以後,我還不知道你對我是怎麼樣的嗎?
少華:若然四弟是女兒之身那就好了
麗君:那就容易了,其實我根本就是女兒之身
少華:(目瞪口呆,然後很清脆的一聲)啊!!
麗君:(摘去帽子~一頭秀髮)
少華:原來四弟真是女子,實在太好了!!(接著就慘不忍睹的摔到床下)

第十六集(揚州樓外樓麗君女裝)
(21)少華:小姐,請問……
麗君:你終於來拉?……是你?
少華:是你,為何四弟會反串扮花旦?
麗君:二哥呢?為何又是你?
少華:二哥?二哥啊……阿桑哥說二哥有急事去大都……阿桑哥說有封信要給你,但在中途碰見我,所以……
麗君(看信):什麼意思啊?又一走了之,次次都是這樣。
少華:原來四弟是四妹啊……
麗君:你亂講什麼?
少華:不是嗎?那你為何無端端做女兒身打扮?
麗君(以袖遮面):那二哥沒見過我扮花旦的樣子嘛……我當然扮給他看一下……給他一個驚喜了。
少華:你只扮給二哥看呀?
麗君:喇,總之我確確實實是扮女仔,扮女仔而已,幹嘛眼定定的看著我?
少華:對不起,雖然我不是聰明人,但我總覺得你好似平日也是女扮男裝……
麗君:我都說了我不是女人,這些事不可以說笑的。總之你今天什麼都看不到,什麼都看不到,知不知道呀!
少華:既然你堅決否認是女子,妳一定有苦衷,為兄會尊重你,總之在別人面前我不會再提及,放心吧,四弟,不是,四妹……
麗君:都說了不是四妹咯。
少華:是,是,是,四弟嘛,以後我也會再叫你四弟。。。那你豈不是並非麗君的表哥而是表姊囉,那魏子尹是不是你的真名呀?
麗君:懶得跟你說。

第十七集(麗君得知皇甫是吹笛人,第二天早餐時的對話)
(22)榮蘭:你們昨晚有沒有聽到怪聲?
劉燕玉:怪聲?是不是笛聲?
榮蘭:我不大清楚,總之是很吵。
劉燕玉:我倒不覺得,昨晚的笛聲悠然清遠,豪情橫逸,但又帶點哀怨愁緒,我想吹笛人一定是胸襟廣闊、情操高雅之人。
榮蘭:鬼都懂得吹如此美妙的曲子?一定是魔笛了,你慘了,他是來勾你魂的。
皇甫(一直輪不到講話,終於有機會插上半句):兩位,其實……
麗君:早晨。
榮蘭:少爺,早晨。怎麼樣?有沒有念完一千遍?靈不靈?
麗君(一臉倦容):一點都不靈……。
榮蘭(悄悄地):少爺,剛才劉姑娘說昨晚聽到有人吹笛,她說話時候的樣子跟你第一次聽到鐵公子吹笛時一模一樣……思春那……
麗君:你想死啊!?……
麗君:我不知多精神,你顧下自己的病吧。
皇甫:我沒事,這都要多謝劉姑娘昨晚煎的藥。
榮蘭(恍然大悟狀):劉姑娘煎藥?我明白了,鬧雙胞,那我就成了代罪羔羊,不,是代喝藥的羔羊。
麗君(用饅頭塞住榮蘭的嘴):吃東西吧,這麼多話。

(23)醜柑論
小珠:姐姐,不如吃個柑解解渴吧。
麗君:多謝小珠,我是哥哥,不是姐姐,記住啦。
小珠:叔叔,你也吃個柑解下渴吧。
榮蘭:你說什麼?
小珠:叔叔,你吃個柑解解渴,你很辛苦了。
榮蘭:你再講一次。
小珠:吃個柑解解渴,叔叔。
榮蘭:你叫我叔叔?!!
麗君:不要這麼大聲,嚇著人了。
榮蘭:多謝你,你聽到她怎麼叫我了,她叫我叔叔,真離譜,叫我叔叔?我有哪裡像叔叔?這是什麼柑,又黑又皺皮,又醜樣,是不是我好欺負。少爺,為什麼你的柑特別靚。
麗君:怕了你了,這個給你吧。
榮蘭:這就差不多,稍微氣順點……叔叔?……哇……好酸。
麗君:不是啊,很甜。
榮蘭:是不是過分點,我這個樣這麼靚,你那個那麼醜,為何我的酸你的甜?
麗君:所以說看事物不能單看表面,正所謂人不可貌像,你單看外表,怎知道內裏如何。人都是,有些人呢敗絮其外金玉其中,這麼醜樣的柑皮原來包著這麼甜的柑肉。
榮蘭:照你的意思是那些東西外表越醜,他內裏就越好?
麗君:恩。
榮蘭:那給我吃一片……真的好甜……恩,拿那些醜皮的來吃吧。
麗君:不要這麼貪心啦,好吃的一個就夠了。

(24)榮蘭:我在想你跟皇甫少爺其實很有緣份,從翠竹鎮來到濟南,走遍千山萬水,共過大小患難,追追趕趕,到最後仍然能在一起。從你當初不喜歡他,到現在你發現他就是你一直傾慕的吹笛人,好似一切都是天註定的一樣……嗯……想起來皇甫少爺的人品真的不錯。
麗君:他有什麼好?
榮蘭:高大威猛,正直善良,不怕吃虧,老實不說謊。
麗君:這好像是做普通人的基本條件吧,這也算是優點?
榮蘭:還有身手不凡,最重要是他對你——孟麗君情深款款,忠貞不渝。
麗君:你說的這麼好,你要他吧。
榮蘭:你每次都是空談,沒有一次真的,但就算你肯他也不肯,他根本就不是喜歡我,他喜歡的是孟麗君嘛。所以說呢,你同皇甫少爺吧,你們根本就是夫妻,你怎麼逃避,他依然在你身邊出現這就叫做真正有緣。
麗君:有緣你的頭!他喜歡的是孟麗君,而不是我魏子尹,正確來說他喜歡的是那畫中人,不是眼前的我呀……
榮蘭:那是因為你沒跟他說清楚,眼前的你就是孟麗君嘛。
麗君:就算我對他說清楚我是孟麗君,他只會因為有婚約而喜歡我,不是因為我是我而喜歡我。因為父母之命的婚約而成親,是沒有意義的,你明白嗎?
榮蘭:我不明白呀,你說的很複雜我怎麼會明白?我只知道如果你不告訴他你是孟麗君,你們只會兜兜轉轉走冤枉路。
麗君:如果我對他說我是孟麗君,那才冤枉了我
榮蘭:幹嘛?皇甫少爺有什麼得罪了你?我真不明白你為何不肯跟他相認?
麗君:錯就錯在他爹把他配給我啦!
榮蘭:那麼皇甫少爺就真冤枉了,那如果不是老爺許配給你,你在街上碰見他,你會不會喜歡他?
麗君:不會,像炭那麼黑。
榮蘭:又是你說的,人不可貌相醜柑才會甜。
麗君:洗臉睡覺!
榮蘭:好啊,說不過我,洗臉睡覺。

第十八集(打翻醋醰)
(25)麗君:什麼東西?
榮蘭:我的香囊啊。
麗君:香囊?怎麼我沒見過?從哪兒偷來的呀?
榮蘭:不是偷的。先還給我。
麗君:到底哪兒偷的?
榮蘭:我真金白銀買的,我到觀音廟裏求回來的姻緣香囊啊。
麗君:姻緣香囊?你不是幫我求的嗎?
榮蘭:你又沒有吩咐我。
麗君:我的姻緣一向都不用求神拜佛的。呵呵……你的姻緣香囊呀?那就要看看囉……
榮蘭:討厭,還給我啦。
麗君:現在我是小姐,你是不是不想再跟我啦,是的話,那我就把你轉手給別人啦。
榮蘭:你欺壓我……
麗君:嘻嘻……先看看……(火冒三丈)這個你也寫的出來?
榮蘭:好討厭,你笑人家。
麗君:原來你心裏是這樣想的,你造反了呀!
榮蘭:什麼啊?……望皇甫公子早日與孟家小姐夫妻重聚,小妹願能長伴皇甫公子身邊,不論大小……
麗君(一邊挽袖子):不論大小是不是?我早就知道你心懷不軌啦,每天都在幫黑炭頭說好話,原來是想和他長伴一世,你對得起我啊?
榮蘭:沒有,小姐,你冷靜一點,我真的沒這樣想過。皇甫公子的確是很吸引,不過給我天大的膽子我也不敢這樣。我明明不是這樣寫的,那天我明明是寫求菩薩保佑,保佑我早日找到一個能打,能看,能扛,能托,保護我一輩子的丈夫的。
麗君:好像也對,皇甫公子?你一向叫他皇甫少爺的,那這個香囊是誰的?
榮蘭:劉姑娘?對了,是劉姑娘的。
麗君:她?
榮蘭:那天我在觀音廟裏見到他……真是的,怎麼會?……他們平時已經很親熱了,現在還弄得要不論大小,真是不害臊。
麗君:最可惡就是那個醜柑啦,若不是他自己其身不正,怎會招惹別人對他有非分之想,平時還裝模作樣,假扮君子。
(26)麗君:這麼晚還去找皇甫少華?真的是姦夫淫婦?……啊……你個臭皮柑,你對得起我?由頭關心到腳,女孩子家不知醜的麼?今晚送鞋,明天乾脆把自己送給人家吧,看不下去了!

第二十二集(皇甫為救麗君而受傷)
(27)麗君:你不要嚇我啊?這麼危險幹嘛還護著我?你永遠是這樣,要顧下自己嘛……不要死啊……不要死啊……你還不知道我就是孟麗君……我就是孟麗君啊……我是你未過門的妻子,聽到嗎?少華,你不要死……對不起,我不夠力扶你,都是我沒用,我現在去找人救你,你等我,你不要死啊。

第二十五集
(28)皇甫:四弟,你不可以完全怪儷世伯,他是因為愛子心切,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將心比己。
麗君:我不是怪他,我是怪我自己而已,我老是連累我身邊最親的人。我最關心的人我又救不了他們,都是我不好。
皇甫:你現在埋怨自己也於事無補。
麗君:當初明明是他自己說只要他兒子考中狀元就可以救到孟世元,給了我希望,卻又一手破壞。我只是想救人,想幫人而已,難道這樣也有錯?
皇甫:你沒做錯。錯只錯在我們有求於人。但都不可以強人所難。
(29)(麗君讀書,榮蘭打呼)
麗君:樂民之樂者,民亦樂其樂;憂民之憂者,民亦憂其憂。樂而天下,憂而天下……
榮蘭(呼聲震天)……
榮蘭:小姐,你讀完書拉,回房睡吧,好睏了。
麗君:哎呀,你想死啊?這麼大聲叫我小姐?被人聽到怎麼辦?會穿幫的。
榮蘭:不好意思,我睡著了忘記了,下次不會了。
麗君:你睏了就回房睡吧,在這裏妨礙我讀書。
榮蘭:好啊……好啊……(轉身準備回房)還是不行,我就算再睏,也不可以丟下少爺你在此獨守空幃。
麗君:什麼獨守空幃?我現在守寡嗎?又亂說話。快去睡吧,在這裏打鼾。
榮蘭:大不了這樣,我用夾子夾住鼻子。
麗君:都說不要了,你煩不煩啊,快點去睡。你在這裏睡搞得我都想睡。
榮蘭:那就……這樣吧,我幫你泡一壺茶,然後我再回房睡。
麗君:慢著……
榮蘭:有怎麼了?
麗君:外面涼啊,披上外衣出去。(解下自己的外衣)

第二十六集
(30)麗君:其為人也孝悌者,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上而道生,孝悌也者,其為人之本輿……喂……你不要把頭這麼埋行不行?我的思緒被你打亂了。
榮蘭:是呀,小姐,原來你讀起書來呢,好鏗鏘悅耳,朗朗過口啊,榮蘭聽了都為之神魂顛倒啊。
麗君:朗朗上口啊,你這麼得閒幫我想明堂兄多借幾本書來……。
(31)笨笨的情書:
四弟,也許我該叫你四妹才對。我很清楚你的脾氣,當你知道我不辭而別,一定會大動肝火,我不敢奢求你原諒我,我只想你知道,我實乃情非得已。
自從當日在揚州樓外樓,得知你是女兒身之後,我曾經多次想向你表白,但始終說不出口,因為我怕一切只是我一廂情願,何況我尚有婚約在身。既然我不可以對你許下任何諾言,另一方面我亦不可以對不起麗君姑娘,反復思量之下,我實在不該再逃避,無論如何,我都要設法解決這個難題,相信我,只要我想到任何解決的方法,我就會回到你身邊。
好好保重,少華。

第二十七集

(32)阿桑哥:看來太皇太后特別喜歡狀元爺。
鐵穆耳:有些人的確是特別迷人的。
(33)榮蘭:胭脂水粉酌量。秋紗面巾一條……
麗君:記得帶肚兜啊
榮蘭:也好,謝謝……你不是講真的哦?
麗君:你說呢?
榮蘭:關外的地方落後野蠻,尤其是女人,哪裡有機會見識我們中原的先進物品,你知道天下女人都貪靚,到時以物易物,說不定可以發達了哦。
麗君:到時你還可以思春呢。
榮蘭:小姐啊,我標梅已過拉,當然要把握機會了……。
麗君:標梅已過是還沒輪到你,簡直是春心蕩漾……
榮蘭:你不明白了,有很多人喜歡你,有的挑,你怎麼會明白我的心情。
麗君:怎麼不明白,臭豬頭也有爛鼻子來聞,就像寨主,這麼粗魯都有我哥喜歡她,你條件這麼好,何必擔心?
榮蘭(信心倍增):說的對,我條件確實比她好好多哦。
麗君:那還用說……

第二十八集
(34)(如此不解風情)
麗君(有點羞答答):我問你啊,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少華(想了良久):哦,你吃過飯沒有?
(面對如此不解風情的笨笨,麗君還能說什麼)
麗君(氣鼓鼓大聲道):沒有啊!!我現在就去吃!(憤然轉身)
麗君(走了幾步又回頭):你真的沒有話要對我說嗎?
少華困惑的看著麗君,又想了片刻:噢……有的,不耽誤你吃飯。
麗君(氣煞):“~~~~~!!!!告辭了!!!”

第二十九集 成親翌日早晨
(35)(姐妹情深)
麗君:早晨,映雪。
映雪:你醒拉?
麗君:天亮拉?
映雪:是日上三竿了
麗君:這麼晚了,我好久沒睡得這麼香了,你知不知啊?自從我扮了男仔之後,每天都擔心人家發現我是女兒身,提心吊膽的,連睡覺也怕人家沖進來發現我。
映雪:看來救了老爺之後,你不會再穿男裝了。
麗君:我怕到時啊我女裝都不會穿了,髻也不會盤了
映雪:切,你一向不會盤髻,不如今天我替你梳頭
麗君:好啊……(對鏡理紅妝)映雪,你好久沒幫我梳過頭了,想不到我們會這樣相遇。

第三十集
(36)(假鳳虛凰)
婢女:郡主,夫人吩咐制的酸薑已經準備好了。
映雪:酸薑?
麗君:你說自己口淡淡的,吃酸薑就適合了。如果你怕獨自吃到苦著臉的話,我陪你一起吃啊。
映雪:那你陪我一起吃吧。
(哈哈!姐妹倆辦家家酒呢!搞得旁人雲裏霧裏的)

第三十一集
(37)麗君:皇甫少華,你真的要娶劉燕玉為妻?……
(38)(相認)
少華:麗君!
麗君:啊……你叫誰?
少華:你果然是麗君。
麗君:不是啊。
少華:你是,我應該早就猜到的,我真是笨……剛才你脫口而出叫孟世伯做爹。
麗君:你自己聽錯了。
少華:我沒聽錯,連你哥也是這樣說。
麗君:是,孟麗君就是我,但你皇甫少華都已經另娶他人了,我是何人又有什麼分別?
(39)(兔子論)
太皇太后:我聽過你們漢人有一首木蘭詞,裏面說: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兔子可以說是雌雄難辨,但是人就總有辦法的。
麗君:太皇太后,何以突然這麼有雅興論起詩詞呢?
太皇太后:我不是講詩詞,我只是想講兔子,我們蒙古人是以狩獵為生,如果有隻兔子走入宮中,我一定可以分辨它是雌還是雄,我還會趕它出去,免得它擾亂宮闈。
麗君:以微臣愚見,那兔子應該是不小心闖入宮的,它一定是遇到了獵人,爹又受了傷,逼不得已才闖進來的。
太皇太后:識路走進來,也應該識路走出去啊。
麗君:其實它一早就想走了,只是遇到一塊像鐵一樣硬的石頭,阻擋了後路才無法走的。
太皇太后:石頭擋路,我自然會將它搬開。
麗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只兔子應該很快就會走了。
太皇太后:那就最好了,我不想傷害那隻兔子,也不想其他人因為那隻兔子而傷心。

第三十二集
(40)(牢中對話)
鐵莫爾:事到如今,你無從選擇了。你穿上女裝和朕一起。否則,你就要依法處斬了。
麗君:皇上也算待我不薄
鐵莫爾:朕一向對你厚愛有加,為何你不珍惜?
麗君:我穿上這件女裝之後,從此我就變成一隻籠中鳥,成為皇上的一件擺設,一個玩物。
鐵莫爾:只要你肯和朕一起,就沒事了。
麗君:皇上,你太不瞭解我了,當初我之所以女伴男裝去書院讀書,之所以要離家出走,逃避父母之命的婚約,無非都是不想做一個任人擺佈的女子,我要告訴大家,女子一樣有才智,不需要依附男人,如今你叫我依附你,討好你,恕難從命!
麗君:與其受屈辱,忍辱偷生,不如死個痛快。
(41)麗君:我們三個人一起,大家都不會開心,劉姑娘是個有情有義的好姑娘,既然你們成了親,我就祝福你們永結同心,白頭到老。
(42)(女兒本色)
少華:麗君,你什麼都比男子強,唯獨一樣始終不失小女子本性。
麗君:是什麼?
少華:就是小女子的吃醋本領。
麗君:我哪有?
少華:你剛才不是在吃劉燕玉的醋碼?
麗君:你還提劉燕玉!
少華:是你先提起的。
麗君:討厭!

創作者介紹

泰瑞的世界

terry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erryhung
  • 多年前 TVBS 有播過這齣戲劇。<br />
    戲劇裡的人物不多,<br />
    所以劇情不會太過複雜,<br />
    劇裡又夾雜著很多詼諧的橋段,<br />
    讓人可以用一種很愉快的心情來欣賞這部好戲。<br />
    <br />
    劇中最誇張的是除了死了幾個臨時演員演的衙役之外,<br />
    劇中有名字的主角、配角都沒死,<br />
    連演壞蛋的配角最後都活著,而且是改過向善了!<br />
    大團圓的結局寫得似乎有點美滿過火!<br />
    <br />
    相傳《再生緣》原本是清朝乾隆年間杭州女詩人陳端生撰寫的彈詞作品,<br />
    但陳端生來不及寫完結局就與世長辭了,<br />
    剩餘的部份是由同鄉另外一個女子梁德繩續完。<br />
    有一說是陳端生原本是要將孟麗君的遭遇以悲劇收場,<br />
    但最後卻被梁德繩寫成了花好月圓的Ending。<br />
    <br />
    不過我倒是非常肯定用喜劇來畫下句這齣戲的句點。<br />
    畢竟這是一部展現女權運動的作品,<br />
    像祝英台那種悲慘的結局只會讓觀眾徒留惆悵。<br />
    古代封建思想的社會下,<br />
    爭取婚姻自由及思想解放的女子如果不得善終的話,<br />
    這樣只會讓想效尤的女性同胞們望而卻步罷了!<br />
    很慶幸的,《再生緣》這齣戲給了與祝英台同樣為奇女子的孟麗君一個讓人感到溫<br />
    馨的結尾,<br />
    梁德繩的確獨具慧眼!
  • terryhung
  • 今天無聊整理檔案時,<br />
    剛好整理到這一篇文章。<br />
    想說全文有11394個(中文)字,<br />
    剛好拿來測試一下無名小站的文章是否可以貼超過一萬個字。<br />
    結果果然可以!<br />
    只是回應的文章不能超過一千個字,<br />
    有點給它不夠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