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字與共匪廢字各有優缺點
不必龜笑鼈沒尾,鼈笑龜頭短。
(不過,維基百科上列舉的支持共匪字的理由有些都很牽強,
有些則是必須在特定環境下才較具優勢,姑且看看就好)
兩岸以前在進行政治作戰時,都用過對方慣用的字體。
昔日,從福建沿海打到金門的宣傳炮,
裡面的宣傳單,共匪一定要用「普及漢字和共匪廢字」來印,才能讓金門軍民看得懂。
同樣的,從金門光華園施放到大陸的空飄汽球(主要裝載宣傳品、民生物資),
裡面的宣傳單,KMT 一定要用「普及漢字和共匪字」來印,才能讓大陸同胞看得懂。
兩岸也都有人在(1)文盲眾多、(2)微電腦開始普及但中文電腦還沒問世,
這兩個時期有過廢除漢字的主張和想法。
(KMT 的領導人鮮少對漢字發表看法,
但共匪領導人毛澤東卻常常發表簡化漢字、減少漢字的言論,
一點也不怕後人恥笑「虧他還是個中國詩詞文學專家」,
如果漢字真的被簡化,甚至被消滅後,他的墨寶還會有多少人看得懂?)

台灣和香港在二次大戰後,
經濟快速復甦,所得水準逐漸提高、教育開始普及,
說明了文盲比例和經濟水準是呈反向變動的,
和漢字書寫的難度一點關係也沒有,
有錢推行國民義務教育,讓每個小朋友都能受教育的話,
小朋友會在乎一個字要多寫幾筆或少寫幾劃嗎?
共匪推行共匪字,正說明了他們的想法是天真的,
後來的文盲比例逐漸減少並不表示推行共匪字是成功的,只能說是教育普及的結果。
如果共匪推行的共匪字,是要給民國五十年代的大陸成年人看的,
那就是沒有顧慮到教育是百年大計,
因為五十年代的成年人,在五十年後都差不多凋零光了。
在古代的封建社會裡,文盲比例可能更高,
但為何三國時代徐庶的母親這樣的女流之輩能夠識字、寫字呢?
(徐庶會被騙到曹營,就是因為曹操的手下程昱利用他和徐母禮尚往來時的書信,
仿照徐母的筆跡偽造書信,騙過徐庶!)
原因就在於徐母有可以識字的環境,
不管這個環境是她娘家親自教、請人教,或夫家教的,
最重要的是受教的環境,字體根本就不是重點。
漢字雖然筆劃較多,但不過就是用斜點交叉縱橫勾這些「基因字形」在進行組字和變化,
小學剛學寫字時或許會覺得很辛苦,但掌握這些「基因字形」後,書寫漢字並不困難。

而且同一個字可以給各地的方言使用,
儘管孔子和現代人生活的年代相差數千年,
他和我們在唸「時而學習之不亦悅乎」的讀音可能是不一樣的,但理解卻是一樣的,
這是漢字比拼音字母優秀的地方,
所以沒必要為了書寫和辨識上的「懶」而想簡化漢字或師法歐美國家的拼音字母。

中文電腦的問世得力於朱邦復、施振榮和一些默默付出的人的努力,
朱和施研發出的「天龍中文電腦」(當時已可處理三萬個漢字)證明了:
電腦時代來臨時,漢字沒有廢除的問題。
現今電腦能處理的漢字,在支援 Unicode 3.1 的新細明體環境下,
已經能處理 70,195 個漢字了!
共匪公佈的共匪字不過才 2,288 字,只佔 70,195 個漢字的 3.26%,
這 2,288 個字裡,有一些本身就是台灣民眾熟悉的「普及漢字」,
它只是被用來取代一些書寫較複雜的漢字(共匪廢字),
例如:在大陸,「闆」都被寫為「板」、「錶」都被寫為「表」……
有一些只是把部首做了簡化,像是「食」、「言」、「車」、「馬」、「貝」…
以一般台灣出版的小字典來看(字數約比 13,060 個 Big5 字元多一點),
換成共匪字時,也不過換掉六分之一左右的字,
而且換好之後,其實有很多字是變成重複的(表→表、錶→表…),
因此,需要改變書寫方式的字(陰→阴、陽→阳…),其實不到六分之一。

是故,以這樣的用字比例來看,將來不管是
1.台灣(包含台澎金馬)不幸被赤化,
 台灣人(包含台澎金馬民眾)非學共匪字不可;
2.共匪良心發現或基於現實考量而全面改用共匪廢字,
 大陸同胞非得將一些共匪字改寫成共匪廢字不可,
大家也不過就是看看、學學這個「簡化字總表」的 2,288 個字。
對台灣人而言,
因為這 2,288 個字有些本身就是普及漢字了,不用再學這些字的書寫方式,
只要背誦哪些字需要做簡化處理即可(例如:錶→表、幹→干…)。
要另外學書寫方式的字(舊→旧,衛→卫…),算一算也不會超過兩千個字,
這些字裡有很多只是把部首做了簡化,如:「言→讠」、「貝→贝」……
所以台灣人要學共匪字並不會太難。
但對大陸同胞而言,
因為這 2,288 個字還原成共匪廢字時不只 2,288 個字,
(例如:「干」可能作「干」、「乾」、「幹」,所以要另外學一些字)
又因為這些要另外學的字的書寫方式都比較複雜,因此學習上會比較辛苦。
但不能因為由台灣人來學共匪字比較簡單,就叫台灣人放棄共匪廢字,
因為那樣放棄的字會更多(不只 2,288 字,例如:「範」、「幹」、「醜」……),
而且除了變懶,對文化的傳承一點幫助也沒有。
若是共匪早日放棄共匪字,大陸的小朋友小時候辛苦一點,
長大之後也能像台灣人一樣學會很多字。
(例如:使用「台風、颱風」、「發白、髮白」、「干部、幹部」時,
台灣人能運用自如;大陸同胞可能會傻傻分不清)

講到這裡,順便提一下,共匪字有很多「沒必要」的情況!
例如:共匪雖然能把「乾浄」簡化成「干凈」,
但卻不能把「乾隆」簡化成「干隆」、「乾坤」簡化成「干坤」,
既然都要學「乾」字怎麼書寫,簡化成「干凈」就變得沒必要了!

創作者介紹

泰瑞的世界

terry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