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匪一向將推行共匪字的目的解釋為掃除文盲,
但其實背後的動機還包括愚昧的漢字拉丁化運動,
企圖以共匪字為過渡,將漢字字數縮小、筆劃減少,
進而將這些質量都改變後的漢字,再以拼音字母取代。
事實上,漢字以北京話發音作為漢字讀音是最好教、最好學的,
但它的缺點就是同音字太多(即使換作以其他方言為主要讀音仍然會有這個缺點),
所以,以拼音字母或注音符號來書寫文章一定會產生很多的困擾,
因此,漢字拉丁化不可能走到以拼音字母或注音符號來取代漢字那種境界。
推行漢字簡化只能在書寫上有「些微的成效」,但在理解上反而更容易混淆。
掃除文盲的重點在於提供教育的環境,使孩子們都能進學校讀書,
使不識字但又想學字的成年們都有機會受教,這才是真正的重點所在。

共匪非但在漢字拉丁化運動上顯得對中華文化沒有信心,
在推行簡化漢字的時期,又搞了邪惡的文化大革命,
在這十年浩劫裡,他們不但鄙視
中華文化,還摧毀文物、古蹟,
把許多死去的人從墓裡挖出來羞辱,把墓園剷為平地!

共匪這種數典忘祖、毫無人道的作法,倒不如直接宣布以英語為官方語言,
全國民眾除了中國古代文學、歷史、考古…的學者外,
一律以英語為教育語文,以英語為對話媒介算了!
但是,他們又不甘心接受帝國主義的遺毒,
所以只好弄了四不像的共匪字出來。

共匪又喜歡高唱「簡體字是漢字演化的必然結果」這種論調,
事實上,漢字在秦漢時期就已經「定型」了,
後來為了發展成白話文來增進一般人的理解,
又為了效法英文的文法,因此有很多的字是被「繁化」、「衍生」出來的!
前者如「然」衍生出「燃」…後者如「他」衍生出「她、它、他們」…
秦漢以來,雖然有不少簡體字被發明出來,
最後被清末民初的「擁簡派」學者蒐集,甚至成為後來的共匪字,
但這些字多半並沒有被收錄到官方的字典(如《康熙字典》)裡。
20 世紀前,大多數中國人仍使用毛筆做為書寫工具,
到 20 世紀才大量使用鉛筆、鋼筆、原子筆…,
古時候的人使用毛筆、使用官方字典裡的字,用了幾千年都可以適應,
現代人有方便的書寫工具後,卻認為漢字需要改革、演化,這分明是強詞奪理!

我曾經看過一則故事是這樣的:
「1984 年,美國洛杉磯奧運會,
中國的新華社派出了 22 名新聞記者和 4 名攝影記者前往採訪。
全世界共有 7000 名記者在那裡工作,他們每人都配備著書本大小的電腦,
不僅用來寫稿,而且將寫好的稿子直接用電話線傳送回國。
只有中國記者,用手寫著他們的新聞。
1986 年,據新華社有關人士估計,
同法新社比較,對於重要新聞的報導,新華社的時效要晚 10 小時以上。」
由這則故事也就不難想像共匪為何會對漢字存有自卑感,而想推行漢字拉丁化。

清末民初主張廢除漢字或簡化漢字的人,看到外國人使用少量的拼音字母,
既能方便學習,又能快速流通,還有打字機可用,排版印刷需要刻的字也比較簡單,
就認為外國人的拼音字母很好,中國老祖先留下的漢字太差,於是「見異思遷」。
朱邦復在 1970 年代,到巴西的出版公司上班時,
目睹讓他驚訝的事情──
「一本書能在一天內完成打字、排版、校對、印刷、裝訂、出貨、上架」,
當時台灣出版一本書至少要半年,這讓他太震撼了!
他想的不是「見異思遷」,而是「見賢思齊」
於是他立即回國,投入中文電腦的研究。
IBM 花了十年的時間、數千萬美元的成本,仍不能發明出中文電腦,
於是就有人嘰諷他的想法,並與他辯論是否要廢除漢字,
結果他和施振榮風光的發明出「天龍中文電腦」
(之後他又發明「漢卡」,加速中文電腦的普及)。
他有一次和施振榮討論用電腦出版的問題,
施振榮疑惑的問他「你不會要用電腦來印書吧?」他很認真的回答「為什麼不行?」
時至今日,各大印刷廠都是用電腦來印書,中文電腦更成為標準的家電。

朱邦復在文學上的成就可能沒有比清末民初那些「漢字批評者」來得傑出,
但他做到讓國人對中華文化不必感到自卑、不必缺乏信心、不必對漢字有所顧忌。
雖然,他運用的是外國人發明的電腦技術,但其「見賢思齊」的精神卻是偉大的。
雖然,那些「漢字批評者」所處的年代並沒有電腦可以拿來改良,
但他們除了簡化漢字的「書寫方式」外,並沒有從其他方面來謀求出路。
漢字雖然難寫,但它的「基本筆形」幾千年來都很固定,最常見的就是「永」字八大法:
點、橫、豎、撇、捺、挑、鉤、折。
(台大的黃沛榮教授依據教育部公布的 4,808 個常用字,
在 2008 年 1 月時整理出 41 種「漢字筆形」,
一般在計算漢字的總筆劃數時,都是根據此類「漢字筆形」來計算)
舉例來說:「中」這個概念,
剛學會講話的英國幼兒知道它唸「」,
他們學會字母、KK 音標的讀寫後,還要記住它是由「center」六個字母組成的;
剛學會講話的台灣幼兒知道它唸「ㄓㄨㄥ」,
他們學會注音符號的讀寫後,還要記住它是由「口」和「丨」兩種基本筆形構成的。
(「口」可再細分為「丨、𠃍、一」三種筆形)
漢字的「基本筆形」當於英文的「字母」,
不同的是漢字是在一個方格裡用「基本筆形」來組成和變化,而且允許重疊、縮放;
而英文則是在一條基準線上,用「字母」來組成和變化,而且不允許重疊
、縮放
以這樣的思維來看,漢字就沒有「書寫困難」這種問題了,
因為同樣都是利用一些元素在拼湊出字來。

英文雖然有表音的功能,
但漢字卻可以適應不同的方言而有不同的讀音,
有些字還可以從字形來理解它們代表的意義,
像「中」字是在一個方形中間放一條線,這個字可能連外星人都能猜到它的意思。

掌握了漢字的「基本筆形」就相當於掌握了英文的「字母」,
這些「漢字改革者」應該從「基本筆形」的蒐集及推廣來著手,
再加強當時中國欠缺的教學環境的普及、科學方法的運用、技術的發明和革新,
「書寫方式」的改革其實一點也不重要。
「漢字改革者」所犯的錯誤是大多數中國文人的通病──對科技涉獵不深,
由於漢字是以幾十種筆形在方格上構成圖像文字,
所以打字機這種「書寫工具」用在漢字上會有一些不便。
中文打字機的鍵盤通常用來當作檢字,而不是直接出字,如這篇文章所述:
http://sf.nctu.edu.tw/award/past/seven/article/popsci1_content.php
「漢字現代化」並不需要將「漢字簡化」,
而是「白話文」、「精準的語法」、「注音」、「新的書寫工具」的推動,
「漢字改革者」在前三項的貢獻不能抹滅,但最後一項是他們不嫻熟的,
他們遇到了困難,只好反過來思考「書寫方式」。
但「新的書寫工具」也不是沒人發明出來,
1947 年時,林語堂以他發明的「上下形檢字法」設計鍵盤字碼,
花費 12 萬美元請工程師製造出「明快打字機」,
這個打字機只有 64 鍵,每分鐘最快能打 50 字,直行書寫,能拼印出 9 萬個中國字,
而且不須訓練即能操作,十分輕巧簡便,只是後續沒有廠商協助量產。
林語堂算是有別於「漢字改革者」那些對科技涉獵不深的文人,
因此,他對漢字的態度也和錢玄同、魯迅那些人完全不同。

在古代,造紙術、活版印刷術都是中國人發明的技術,
到了現代,中國卻淪為外國人發明的技術的追隨者,
打字機、電腦這種新的「書寫工具」的發明人不是中國人,而是外國人!
但是,成為追隨者並不可恥,因為改良別人的技術後還是可以繼續保有正體字,
可恥的是那些不懂得改良別人的技術,而從「書寫方式」著手,反使漢字更混亂的人。
電腦的發明、中文在電腦上的處理,無疑的是給「漢字改革者」一記最響亮的耳光,
他們的「簡化漢字運動」變成白費,甚至變成遺毒!
如今,共匪字在電腦處理上只剩一下個優點:
就是在較小的字體上,共匪字的筆劃比較不會擠成一團,
但是隨著科技的發展,字體可以任意縮放,共匪字不再有任何優勢了!
(另外,主張廢除漢字的人還有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
在 Unicode 裡,所有基本平面的字元、符號都是 2 個位元組,
「中間」二字只佔 4 個位元組;但「center」卻要佔 12 個位元組!
使用中文可以節省的儲存空間比英文還多!)

現今,電腦普及後,書寫方式更加不重要了!
而且隨著錄音設備的普及,分工的專業,通訊技術發達、成本低廉,
原本需要大量書寫的場合,都能用錄音的方式錄製後,再交由專業打字人員打出字來,
甚至可以做到一邊收音,另一人在另一地一邊打出字來的境界。
寫字只是學生時期為了識字、練字而必須下的功夫,
以現在的時空環境而言,出社會後,一般人並沒有多少機會可以寫到字。
所以最好的解決方式還是全面使用正體,用回共匪廢字,不要懶!

創作者介紹

泰瑞的世界

terry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